路过的饭团子

圈名缘玖,本体是咸鱼味饭团x
沉迷凹凸,主瑞金雷安,不吃嘉瑞嘉,其他大概是杂食x
甜食主义者,当然刀也是吃的
想要写/画出让人睡觉都能被甜醒的糖(不存在的)
目前正在努力☆
请多指教呀

#极短的小段子,尝试写刀
#严重ooc!cp瑞金,注意避雷

“格瑞格瑞!快看我的新招数!”金兴高采烈地在格瑞面前演示自己冥思苦想好些天才琢磨出来的招式。

“嘿嘿,怎么样厉害吧?”金笑嘻嘻地看着格瑞,脸上满是得意,“你说,我能打败嘉德罗斯的概率有多大?”

被吵醒的格瑞也不恼——至少他没有操起烈斩架在金的脖子上。格瑞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回答:“零。”

“……什么嘛,格瑞你好扫兴啊!”金气呼呼地鼓起嘴走远,末了还挥起拳头,“我一定会打败嘉德罗斯!然后我们一起赢得凹凸大赛的!”

但他没想到那天会那么快到来。

决赛当天。

“格瑞……”金又抛出了那个问题,“我们的胜算是多少?”
“百分之百。”格瑞毫不犹豫地回答。

金听到对方有力且肯定的回答,心里的那块巨石终于落了下来。

“格……”他的话还没说完,鲜血顷刻间染红了他的眼——格瑞和嘉德罗斯同归于尽了。

“格瑞——!!”金发疯似地大喊,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逐渐变得虚无的格瑞,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你不是说胜率是百分之百吗?!”

“对啊。”格瑞抬起布满鲜血的脸,嘴角勉强地勾起一丝弧度。

你是那百分之百啊。

#现代pa,强行是糖
#严重ooc,cp瑞金,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这篇是群里一次猜文风游戏,于是我挑了bcy里“写手挑战”的用“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结尾写甜文。啊这种立志产糖的精神我都被自己感动了【bushi.)

雨点滴滴答答地在窗上敲个不停,禁闭着的窗户隔开了屋外的寒气。金把刚做好的热可可轻轻放在格瑞面前的茶几上,杯垫与茶几面相互碰撞发出玻璃独有的清脆的敲击声。他重新坐回沙发,看到刚刚做好的练习册已经被格瑞细心地用红笔勾勾叉叉做了批注,他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眼神飘忽不敢往他的发小那儿看,说话的声音如蚊子嗡嗡声般细小:“不好意思啊格瑞……自己不会的还要麻烦你来帮我补习,还拖了你那么长时间……”

格瑞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并不怎么入眼的夜色,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开口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被金打断:“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在我家睡吧——像以前那样,我们还可以玩游戏啊,就像那个什么……对,睡衣派对!这样我就……啊不,你就不会闷啦,哈哈。”

格瑞有些难以置信地挑了挑眉,终于将视线从练习册移到金的身上——他盘坐在沙发上,不住地挠着后脑勺,一副呵呵傻笑的模样。

“……怎么样啊格瑞?”金见格瑞迟迟没有反应,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又问了一次。他注视着格瑞,天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格瑞看着自家发小一副“求你啦陪我玩”的模样,嘴角不经意间勾起,轻轻点了点头。金欢呼着从沙发上蹦下来,抛下一句“我去准备衣服,今晚姐姐不在你睡我房间,我去姐姐房间睡。”便跑向卧室。格瑞应了一声,将自己预先带的雨伞不动声色地塞回书包。

空气里弥漫着热可可和牛奶沐浴露混合的甜蜜香气。格瑞帮金搓着头发,静静听着金絮絮叨叨地扯着关于他俩的旧事,拿出来的游戏棋牌一个都没动。没一会儿,金说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有一下没一下像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最后竟然头一歪直接睡着了,格瑞摸了摸金柔软的发丝,看着熟睡着的他轻笑出声——洗完澡就容易打瞌睡的习惯丝毫未变。

他收拾好东西后直接将金抱起,走到秋的房间门前犹豫了一下,转身向金的房间走去,把金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便毫不犹豫地睡在了金旁边。

有多久没这么相处了呢?……从中学开始?

格瑞注视着他的睡颜,这么想着,然后又开始回忆他们的往事,眼皮也开始忍不住打起架来,就这么睡着了。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行吧,被刀捅到麻木了【血流不止】不论哪对cp都……我要糖…………糖………………啊啊啊

画得眼睛疼,不好意思打tag就当做是自娱自乐好了☆

明明凹凸本命cp是瑞金然而到目前为止只产了篇600+的粮还极度ooc特别羞耻啊啊啊【捂脸】现在还乐呵呵地吃着太太们的粮,自己却懒癌晚期
我大概不是个合格的瑞金厨:D

#cp为卡安,注意避雷
#严重ooc
#依旧占tag蹭热度x
被朋友拉进的坑【。这篇是产给她的,挺粗糙的,不嫌弃的话就、将就着吃吧XP

自己最近……有些变得奇怪了啊。
卡米尔扯了一下围巾,微眯起眼看向对面那个拿着冷热流刀一副“今天一定要讨伐恶党”的样子的人。
现在光人数来说,他就已经处于下风了,为什么还要战斗呢?
……心不在焉对战斗不利。
卡米尔努力调整状态,让注意力集中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场恶战。
“走了。”雷狮突然转过身下令道。卡米尔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今天有些不在状态,对战斗不利。”雷狮看了他一眼,脚下速度丝毫不减。卡米尔轻抿唇,有些懊恼和自责,跟了上去。末了他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安迷修,生怕安迷修会偷袭——海盗团一群人正背对着他,是偷袭的好时机。
“他不会偷袭的,”雷狮似是看出了卡米尔的担忧,嘴角咧起一个弧度,“骑士道不允许他这样做。”
卡米尔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安迷修握紧双刀不甘心地看着他们回大本营。他那一副想战斗又必须遵守骑士道的矛盾的样子让卡米尔不禁微扬起嘴角。
难以理解的骑士道。

卡米尔发誓这是他加入大赛以来犯的最严重的错误——脱离团队单独行动。
其实也是被迫脱团,在守猎过程中突如其来的一场浓雾让海盗团走散了。
大概是哪个参赛选手干的吧。
卡米尔并不担心其他人的安危,他们足够强,不会受到太大伤害。而比起这个——他低头看了一眼腿上的伤,鲜血正汩汩地往外冒——在被浓雾包围时被谁偷袭而受的伤。
他不禁懊恼起来,挣扎着想站起来,换来的却是重重地坐在地上。
这样的话要等很久才能跟他们重新汇合了。
他轻叹一口气,忽然看见有一团阴影笼罩在他身上,他抬头望了一眼。
是安迷修。
“……卡米尔?”两人视线相交的一瞬间,安迷修愣了一下,随后看到了卡米尔腿上的伤,他弯下腰来。
完了!
卡米尔紧闭双眼,准备等待死亡的到来。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感觉腿上凉凉的,他睁开眼睛,发现安迷修挽起了他的裤腿,正在清洗伤口。
“为什么……?”卡米尔有些惊讶。
“骑士不会趁人之危,”安迷修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他抬起头看上去一脸无奈,“而且你比你那只会喊打的堂兄理智多了。”
卡米尔扯了扯围巾,把脸埋在围巾里不说话——获得敌人的称赞难免有些不太适应。
“伤口大概处理了一下,”安迷修用绷带轻轻地帮卡米尔包扎好伤口,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回到你们的大本营后……再好好处理一下吧。”
“谢谢。”道谢的声音如蚊子飞舞的声音般细小。
安迷修没有回应,他把卡米尔背了起来,让卡米尔顿时不知所措。
“送佛送到西,我背你一段路吧。这件事也请不要告诉雷狮。”
“……嗯。”卡米尔握紧安迷修的肩膀,有些无所适从。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良久,卡米尔打破了这场沉默:“今天,谢谢你了。”安迷修没有转头:“助人为乐是骑士的美德——雷狮他们好像在不远处,我把你放下来,你自己走过去吧?”
卡米尔应了一声,安迷修便蹲下身小心地将他放下,看了他一眼,笑道:“恶党,下次见面我就不会放过你了。”
他望着安迷修远去的背影,歪了歪头。
难以理解的骑士和骑士道……不过很有趣。

摸个金
他是天使!!!天使啊啊啊啊啊!!世界的珍宝!!!!【暴风哭泣】
以及像素糊我的锅orz

臭不要脸地打了tag【。
去你的水印x